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南京保洁 >

国宾接待中的逸闻趣事

发布日期:2021-06-08 17:3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我1965年毕业于北京外交学院,是外交部礼宾司的老兵,三进三出礼宾司,在那里任职共约20多年。自我第一次参加国宾访华接待至今,已有30多年了。

  1965年,我一进礼宾司,常常听到老前辈讲述周总理对礼宾人员严格要求的故事,其中有一些故事让我终生难忘。例如:接待国宾要做到“主随客便”。“主随客便”就是要尊重来访客人的生活习惯,尊重他们的要求和需要,根据不同情况,调整对客人的安排,让客人高兴而来,满意而归。

  1970年初,一位外国国家元首对华进行国事访问。在他访问北京第二天下午,周总理秘书通知接待办公室,主席在半小时后接见这位总统,让礼宾官马上通知他。这位总统是一位虔诚的伊斯兰教徒,当时他刚刚在房间做祷告。总统警卫秘书告诉中国礼宾官,总统祷告一般需要二十至三十分钟。中方礼宾官将此事立即报告周总理办公室。周总理立刻电话交代礼宾官,不要去打扰惊动总统,等总统祷告结束才请他。周总理立即动身去毛主席处汇报工作,利用汇报机会拖延一下时间,以便等这位总统祷告完毕。事后,总统获悉此事很受感动,见了周总理多次为此事表示歉意和不安。

  国宾在华活动都喜欢堂堂正正走正门,走有气派或装饰崭新的正门。哪位访华总统喜欢走边门、走后门?在我记忆里,唯独美国总统里根访华时喜欢走边门、旁门。

  1984年4月26日至5月1日,美国总统里根应邀访华,夫人随同。这是中美1979年1月1日正式建交之后,美国第一任在职总统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。

  他们每到一处,中方从礼仪考虑,总是安排里根总统夫妇堂堂正正走正门,走崭新的正门,并告知中方主人将在那里迎接。但美方的安全官总是提出里根总统走边门或旁门。中方负责安全警卫的同志说:“这样可能不太好吧,显得对总统不礼貌似的。”美方安全人员说:“没关系,我们总统已习惯走边门了。”在北京时,里根总统去长城饭店出席招待会,不走正门。车子径直开到饭店南边的车库门口,进入车库后,穿过装修简单的水泥走廊,经过两旁厨房、库房和服务人员办公室等后勤设施,最后才到达大堂。在西安参观兵马俑博物馆后去参观当地一个市场,里根出发前还得穿上防弹背心,就怕受枪击。

  为什么总统里根处处成为惊弓之鸟呢?事出有因。原来里根就任总统的第70天,曾经发生震惊世界的里根遇刺事件。1981年3月30日,里根在华盛顿一家旅馆的宴会厅发表午宴演讲后离开时,遭到枪击。他的新闻秘书的头部被击中,以致瘫痪。里根总统本人也中了一颗枪弹,幸好不是致命的,10多天后康复。后来得知,枪击者是一名“精神错乱者”。来中国访问时,其内心的担忧还在。此事对其安全人员压力很大,来华后他们的神经仍然极度紧张,偏爱走边门,看来也不难理解!

  按照礼宾习惯,不能安排国家主席在病房里会见来访的国家总统。但在我的记忆里有一次例外,病房里两国元首会见成为美谈趣事。

  1990年6月26日至7月1日,应时任国家主席的邀请,乍得总统哈吉侯赛因·哈布雷来华进行正式访问。25日,乍得总统抵京前夕,因患阑尾炎突然住院手术治疗。

  在前往钓鱼台国宾馆途中,陪同团长陈敏章部长向乍得总统哈布雷通报了因病住院有关情况。总统听后未作任何表示。到达宾馆后,乍得驻华大使告诉中方:由于旅途劳顿,总统需要休息,当天下午的欢迎仪式和当晚的国宴取消,其他日程待商定。显然,乍方对中方的安排产生了误会。

  26日晚6时,双方有关官员就哈布雷总统访华日程进行磋商,但未达成共识。当晚9时,乍得外长奥马尔、新闻部长赛义夫和乍得驻华大使阿里紧急约见陈敏章等人。外长奥马尔首先祝主席早日康复,接着宣布乍方的决定:鉴于乍中两国关系友好,这是乍得总统哈布雷首次访华,应当尽可能取得成功香港内部正版免费资料但看起来难于实现,建议在正式访问尚未开始前取消这次访问,以便日后再来。

  乍方的这个计划,让在场的中方人员都感到吃惊。但陈敏章仍沉着冷静地解释说:主席生病25日晚上才被确诊,不可能提前通报乍方。中方已为哈布雷总统的日程安排做出很大努力,实质活动都未改变。为了消除乍方的疑虑,陈敏章根据时任总理的指示,提出了新的调整日程方案:国宾接待规格不变,热烈隆重欢迎。通过一番真诚的安排和沟通,最终感动了乍得贵宾。

  6月27日上午10时,王震受委托在人民大会堂东门外主持隆重的欢迎仪式。当天上午11时,前往钓鱼台国宾馆会见哈布雷总统并举行正式会谈。中午和夫人朱琳在钓鱼台芳菲苑为哈布雷总统及夫人举行欢迎国宴。当晚,时任国务委员的为哈布雷总统及夫人在钓鱼台养源斋举行便宴,并递交的亲笔信;28日上午哈布雷总统参观故宫后,在中南海会见时任总书记;28日下午哈布雷总统到301医院看望。中方的特殊安排,满足了乍方的要求,解除了他们的疑虑,哈布雷总统十分感动。